喜欢大福的小伙伴门,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哦^.^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自从和沈鹏在陈杨的面前举止亲昵的离开,田心尧以为陈杨这辈子也不会再来家门口等她,可惜她有时候真的太过于天真,自己现在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他怎么可能就此罢手?

田心尧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回手将门关好,拿出钥匙,将房门仔细锁了几道,又将钥匙放回包里,转身就要顺着楼梯下去。

陈杨斯文俊气的脸上,神情有一瞬的凝固,他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后,一步步走过她走过的楼梯蠹。

走出楼门的一刻,田心尧停了下来。

陈杨很及时的停下步伐。

前面的女人转过身,背包背在右肩上,双手抱臂,眼神高傲的看着他。

“你还来干什么?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把孩子抢走?孩子现在还在我的肚子里,你是不是应该多点耐心。”她说着,冷冷嗤笑了一声,戴着眼镜的眸子,充满冷意。

陈杨的眼神就那么看着她。

田心尧受不了他充满威逼的眼神,很认真的告诉他,“还是那句话,孩子是我的,我是不会把孩子交给你。你的家庭确实让人高攀不起,可是你给不了孩子该有的父爱母爱。髹”

“那你呢?带着我的孩子嫁给别的男人,我的孩子就能得到该有的父爱?!”陈杨缓缓出口,嗓音低沉,他一步步逼近田心尧的方向。

田心尧皱着眉头,凝视着他,“不管怎么说,孩子我是绝对不会交给你,孩子是我生的,不是你生的。”

陈杨呵的笑了一声,“既然你这么想要孩子,可以带着孩子嫁给我。”

“嫁给你?”田心尧嗤笑了一声,仰起头,视线又重新定在他的身上,“给你名正言顺把孩子留在你身边的理由吗?你一脚踹了我之后,我就是孤家寡人。lt;gt;今天我还是那句话,你过你以后高不可攀的日子,我过我普通人家的小日子,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陈杨还想再说什么,微抬头的时候,就看见一辆车在不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样几十万的车,一看就知道是沈鹏那个穷小子的。

就这样一个穷小子,怎么可以成为他孩子的父亲?

田心尧看见沈鹏来接自己,转身就向车的方向走去。

陈杨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将她拽向自己的车。

田心尧挣扎,怒气冲冲的瞪着他,“你放开我,我肚子里可是还有孩子呢,你是不想让这个孩子生下来了是不是?”

陈杨唇抿着一条线,眼光暗含锋锐,“你如果想让孩子平安无事,就跟我痛快上车,快到上班的时间了,你想迟到吗?”

田心尧冷冷道:“不劳烦你大驾,咱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不需要你屈尊降贵到我面前。”田心尧推开陈杨,一个转身,决绝的离去。

陈杨的手握成了拳头。

坐上沈鹏车的时候,田心尧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咱们走吧,被他害的,都要上班迟到了。”

沈鹏握着方向盘,将车向公司的方向开去。

“脚好些了吗?”

“本来也没什么严重的,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谢谢你今天来接我,以后就不用了。”

“有什么好谢,咱们之间认识那么多年,不是朋友吗?”沈鹏温润的一笑,语气很轻松。lt;gt;

田心尧懊恼的问他,“我看咱俩同事这么多年是快到尽头了,陈杨在公司,我是没有办法一直在公司呆下去的。”

“你要辞职?”沈鹏心里砰的就是一跳。

“不辞职,就只能看见他在我眼前晃,再说我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离他近,孩子以后一定只能和他在一起生活。我是不会让孩子生活在后妈的阴影下的。”

只要想一想,田心尧就觉得很可怕。

“如果你要辞职,我和你一起。”沈鹏的声音缓缓响起。

田心尧被他的话一下子震慑,眼睛瞪圆了看着他,“你说什么?慕氏集团总裁特助的工作那么好,每年的工资年终红包,各种奖励,那么好的待遇,你也辞职?”

“辞了职,我还可以和你继续做同事。”沈鹏的话里没有一点对眼前美好未来放弃的痛心。

田心尧紧紧咬着唇,不敢再看他。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这一辈子还会遇到一个这么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好男人。

慕氏集团顶楼的人一连几天表现的都很意外,意外田秘书这么快移情别恋,每天竟然都和沈鹏黏在一起,一起上班,一起吃午饭,一起下班。

她竟然终于有了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们倜傥无双的陈杨,换而求其次。

但很快,他们就更意外,怎么田秘书不往总经理办公室跑了,转眼,竟然总能瞧见他们的总经理一天几趟的来总裁办公室。

而每每经过秘书室的时候,眼睛就死死的盯在田心尧的身上。lt;gt;

田心尧对于陈杨一天几遍的从自己眼前走过,熟视无睹,她专心致志的忙着自己手边的工作。

“田秘书。”有人站到她桌子前,高大的身躯,让坐着的她只能仰起头看他。

“陈总有什么事?”

“下班一起吃饭。”陈杨的语气很低沉。

田心尧笑了笑,说道:“很抱歉,我晚上要和我老公一起去吃饭。”

“你老公?”陈杨从齿缝里吐出这三个字。

田心尧道:“是啊,忘了告诉大家,下周一我就要和沈鹏结婚了,到时候会给大家拿喜糖过来。哦,对了,我现在已经怀了沈鹏的孩子,我很快就要回家安心养胎,做个全职太太。”

陈杨冷静的情绪一下子被她的话刺激,他一下子拽住她的手,力气极大,“你真要带着我的孩子嫁给他?我不会允许。你现在立刻马上带着你的户口本和我领结婚证,你的老公只能是我。”

这翻话一出口,整个秘书室的人都呆若木鸡,没有人想过,这两个天差地别的人之间,竟然还有可能会成为夫妻,还有这么复杂的一段感情。

田心尧对陈杨的暴怒嗤之以鼻,“陈总经理,你说什么玩笑话,对我一个即将已婚的女人说这些,会影响我和我未来老公的感情。还有,这里是办公室,是工作的地方,请陈总经理公私分明,就算想追我,也请在合适的时机。有时候事实证明,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田心尧的态度说不出来的冷漠。

沈鹏从总裁办公室回来的时候,就听见这些话,他忽然发现,自己似乎成了田心尧反击陈杨的一个存在,也似乎发现,田心尧的心里有对陈杨的喜欢,而不单单只是她说过的,只是当初一时头脑发热答应做他的女朋友。

沈鹏的目光深邃了几分。

陈杨怒气冲冲的从秘书室离开的时候,眼睛里全是厉光,他看也不看沈鹏一眼,仿佛就没把他当成过对手。

沈鹏不由心里哭笑不得,自己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

既然没有存在感,他就只应该以朋友的心态照顾田心尧就好。

沈鹏将自己的心思看清,大步走进秘书室,将几份文件夹放到田心尧的面前。

面对无数好奇的目光,沈鹏表现的十分自然。

他很自然。

但是田心尧很不自然。

田心尧的目光一直轻轻的注视在他的身上,听着他薄唇微动,说着工作上的事情。

工作的事情一说完,他对她笑了笑,“我先忙去了。”

“等一下。”下意识的,田心尧喊住了他。

沈鹏抬起手,将她别在眼镜上的发丝拂到一边,“还有什么事?”

田心尧的脸色一下子红了起来,都不好意思去面对那些看过来的目光,奇了怪了,她发现自己这个三十岁的女人,竟然也像十几二十几岁的小女孩一样会脸红了。

田心尧只顾着自己心里害羞,完全没有发现,沈鹏看着自己的目光,与之前一段时间的目光完全变化,他已经将他心里的情愫全部隐藏了起来。

仿佛两个人之前就只是相识多年的好朋友。

“头发又别到眼镜上了,以后自己注意一下。”

田心尧耳根子都红了,很认真的点头。

直到沈鹏离开的时候,田心尧的脸还红的很。

因为陈杨在秘书室出现的事情,田心尧没来的急和沈鹏说,所以午饭时间,她一直在絮絮叨叨这件事。

期间,田心尧一直感觉自己的心在砰砰直跳,她觉得自己今天完全是在哪里出了问题。

“我看陈杨也许是真的喜欢你,你可以试着再给他一次机会。”沈鹏对她说道。

田心尧一下子瞪圆了眼睛,眼睛盯着他英俊的脸庞。

沈鹏有一双凤目,他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温润如玉,在整个公司女员工的眼里,就是温暖的白马王子,虽然气势和家世不能和他们的总裁大人,以及那个陈杨相比,但绝对也是公司里的精英,别的人比拟不了的存在。

而且在颜值上,田心尧自认为,他长得可比陈杨要帅的多。

可叹这么个大帅哥,和自己一起工作了那么多年,她怎么就没早点发现呢。

不过,他现在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觉得他喜欢她,都是一厢情愿,自以为是?

“你说什么?”田心尧扯着嘴角笑了两声,手里掰着自己的筷子。

“你不是一直打算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这么长的时间,也在努力。现在他已经答应和你结婚,这是好事。”沈鹏对她微笑。

田心尧可是笑不出来了,她不确定的问他,“你是说真的?”

“当然。”

啪!

田心尧直接把自己的筷子拍在桌子上,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

沈鹏没搞清楚,她发什么脾气,就算她现在心里对陈杨还没有原谅,但终归是有一点还是要正面面对自己的心,就如同自己一样。

得不到,就只能放手成全。

田心尧的心情简直超级的烂,晚上下班她拒绝了沈鹏开车送自己回家。

她挤着公交车,一路都在心里腹诽。

在超市买了一大推的菜,回到家就乒乒乓乓的摔盆摔碗开始做饭。

“什么情况?沈鹏你是故意的是不是?姑奶奶心里刚对你动点意思,你给我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你要是不喜欢姑奶奶,在我面前一副对我有意思的模样是个什么意思?”

田心尧边骂边剁鸡肉,简直气急败坏。

等乒乒乓乓饭菜出锅摆好,她系着围裙直接走到沙发上,将包里的手机拿了出来,给他打电话。

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她的大嗓门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变成了轻声细语,她觉得自己又不对劲儿了。

“你吃饭了吗?我这里刚做好饭,你可以过来吃。”

“不用了?你确定?咱们同事这么多年,你还没吃过我亲手下厨做的饭。”

“你说什么?让陈杨过来吃?”田心尧的轻声细语瞬间拔高,她脸色带着怒火,声音低沉的说道:“不用你替他考虑。”

挂了电话,她单手扶额。

于琛从自己的房间趴着个门缝看她,“小姨,你没事吧,看起来似乎气得不轻,失恋了?”

田心尧瞪了他一眼。

于琛说道:“我刚才分析了一下,你后来重复的话,可能表现为以下几个意思。一,对方在吃醋,你是不是和别的男人走的太近了?二是,他根本不爱你。三是,他烦你,巴不得你和别的男人走到一起,在撮合你。”

田心尧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

于琛鼻尖闻了闻,说道:“还等他吗?”

“等!”田心尧撂下一个字,大步走进厨房。

一大一小的饭桌上,开始了遥遥无期的等待。

于琛心里对自家小姨十分服气,人家已经决定不来,她也没有再三邀请,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对着满桌子的饭菜干饿着肚子。

是小姨太蠢,还是他脑子抽风了?

于琛趁着田心尧不注意,手极快的拽了一块锅包肉直接塞到嘴里。

田心尧的视线立刻对向了他。

“小姨,别等了,等到黄花菜都凉了,他也不会过来。”

田心尧狰狞着脸色看他,一字一句道:“你能不能别在我伤口上撒盐。”

“好吧好吧,我自己吃饭了,你一个人饿着去吧。”

田心尧看着于琛自己开始吃饭,没有办法,只能叹了口气,跟着他一起吃饭。

饭才吃了几口,门外就有门铃声响起,她一下子激动的站了起来,蹭的就跑到了门边。

打开房间门的一刹那,她脸上的欣喜退去。

“呦,好香的味道,蛮温馨的吗?”门外站着的女人一身名牌,眼神噙着傲慢,斜眼睨着她。

“林小姐,有事?”

林乐傲慢的说道:“听说陈杨要和你结婚,还在公司当面说你肚子里怀了他的孩子,就是这个肚子吗?”

她涂着指甲油的手,指着田心尧肚子的方向。

田心尧从她的眼神里看出来者不善,她向后不动声色的退开了一步,没想到,林乐突然大步向前冲了过来,直接将她撞到墙上。

“抱歉,脚步走的快了一些,你没事吧?”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为了陈杨?那个男人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是不会嫁给他。”

“你不会嫁给他?”林乐的手指着她的头,“你能不能长点脑子,你肚子里怀着陈家的孩子,就算你不想母凭子贵,杨老爷子也不会视若无睹。你肚子里怀的可是杨陈两大豪门的未来继承人,他将来会是a市最高高在上的存在。这个继承人的位子,本来是属于我未来的儿子,你的儿子,有什么资格站在这个位子上?”

“你?”田心尧冷嗤了一声,“陈杨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你,你的蛇蝎心肠,也绝对不可能会成功帮助你嫁到陈家去!”

林乐啪的一巴掌打了过去,紧接着,她就觉得自己的腿被什么狠狠打了一下,她一转过头,就瞧见于琛手里拿着坏了的木头拖布。

紧接着,三个人的撕扯开始,意外发生,田心尧狠狠的撞到了肚子。

林乐吓了一跳,而后尖锐的笑了起来,“你们田家的人一个比一个蠢。”她指着于琛,笑不可遏,“自家人伤自家人,你推了她。”

“你闭嘴!”田心尧捂着肚子,眼神凌厉的看着林乐,“明明是你推了我,和小琛有什么关系?”

林乐的眼神愤愤然,“你在那自欺欺人有意思吗?到底是谁推的你,我不相信你心里没有数。你没有数,henhenshe就问问这个孩子,是不是他干的好事?”

田心尧的肚子越来越痛,她的额头也不断沁着汗意。

林乐看着有血流出,皱了皱眉,嫌恶的说道:“看见你就恶心。”她直接转身,无比利落的离开。

于琛已经慌张的打了电话,眼睛紧紧的盯着田心尧。

“小姨,对不起,对不起。”

田心尧吸着冷气,手放在于琛的肩上,“不是你的错,你记得,不是你的错。”

沈鹏到田心尧的家门口的时候,敲了敲门,隐隐好像听见里面声音不对。

这时候,房门被人打开,于琛红着一双眼睛看着他。

“沈叔叔,我小姨伤到了肚子,流了好多血。”

沈鹏一听,情绪立刻就要失控,他大步走进房间,一瞧在地上的田心尧,快速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田心尧捂着肚子,也不敢哭,更不敢说什么,生怕会让于琛心里因为此事留下阴影。

车子一路飞快开到医院,然而,这个孩子还是没能保住。

陈杨接到消息来的时候,猩红着眼睛,得知这个孩子没能保住,整个人一点点的石化,心里绷着的弦断掉。

“是谁?是谁害了我的孩子?!”

田心尧心里五味杂陈,听到他怒气腾腾的声音,呵的笑了一声,henhenshe“不管是谁,结果已经这样,你以后应该不会再出现在我身边了吧?”

陈杨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她。

“快过年了,好多年没回去了,我很快就会辞职,你走吧。”冷漠至极的态度,让陈杨心里阵阵泛凉。

沈鹏一直站在门外,看着他们无声的对视,他转身要走,病房里女人喊他的声音响起。

沈鹏这才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陈杨忽然觉得自己竟然会那么尴尬,明明自己应该是最有底气站在这里的人,可是他现在有莫名的迷茫,似乎没有了这个孩子的存henhenshe在,他和病榻上的女人,真的就是在两个世界,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今年过年我要回家了,你要不要跟我去见见我爸妈,商量我们结婚的henhenshe事情?我中午的时候就想和你说的,你告诉我,你对我好是因为爱我,不是我的错觉是不是?”

陈杨怔然的听着田心尧在现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讨论自己的终身大事,他愤怒,愤怒的眼睛冒着火光。

沈鹏猜想田心尧这么说,是因为她不想见到陈杨,自己在这个时候,应该帮她。

“可以。”他开口,声音很温柔。

田心尧对他笑了笑。

陈杨再也看不下去,大步离开病房,将病房的门重重关上。

沈鹏以为田心尧会放开自己的手,正打算把手收回来,突然感觉到田心尧死死的握住他的手。

“我刚才的话没有别的意思,我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田心尧沁着泪的目光注视着他,带着满满的委屈。

沈鹏看的心里揪痛。

“我喜欢你,发现的很晚,不过,确实真的印在心里,很真实。对陈杨,就算这么久我表现的很热切的追他,我的心里,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你如果真的喜欢我,就告诉我。”

沈鹏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看着她像个小女人一样的拽着自己的手不放,他说道:“我是真心实意的爱你。”

田心尧大声的哭了起来,紧紧依偎在他的身边。

田心尧让沈鹏帮她办了离职手续,自己安心休息。

因为离过年还有一大段时间,沈鹏并没有急着先辞职。

这天中午,于琛很认真的和田心尧说:“小姨,那天不是我推的你。”

田心尧说道:“你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于琛急着摇头,“真的,是那个女人推的小姨,小姨当时觉得自己被人推到哪里倒下的?”

田心尧想了一下,说道:“是肩膀,我被推到肩膀,倒下的时候撞到肚子。”忽然,她的情绪激动了起来,“是肩膀,没错。小琛你的个子根本推不到我的肩膀,是林乐,是林乐害了我的孩子!”

田心尧掀开被子就要去找林乐算账。

于琛急忙拦住她,“小姨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她不是因为那个叫陈杨的男人才欺负小姨的吗?就应该让那个男人去找她算账,她这才会知道什么叫错。”

田心尧心里一阵阵的气怒伤心,被于琛拦着,又躺了回去,她对他说道:“小琛,如果不是你,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件事。”

于琛说道:“不是我,是薛安浅,都是她说的,也是她想到让陈杨去找那个女人。”

“她是个很厉害的丫头。”

林氏服装因为慕氏服装品牌的事情受过一次重创,而过了这么久还没有恢复过来。

林父林母商量来商量去,还是打算借着林涵将林氏重新发展起来。

只不过林涵因为之前的事情已经和他们不再亲近,眼下看来只能指望那个人从国外回来。

这边刚给国外林涵的母亲打过电话,林乐就脸色肿着,痛哭流涕的回了家。

“怎么回事?是谁欺负了我的女儿?”林母当即变了脸色,迎了过去。

林乐哭的稀里哗啦,“都是陈杨,那小贱人的孩子没了和我有什么关系,他竟然还说不会放过我们林家,凭什么!”

林母一听,心里面直接泛了凉。

林父更是恼怒,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们林家就根本高攀不上杨家,这死丫头眼光还放得那么高。

第二天,林氏的几个服装项目就都出了岔子,服装销售商接连解约,林父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林梅香离家多年,回来的时候,就瞧见整个林家上下的气氛十分低沉。

“妹妹,你回来了。“林母抹着眼泪,双手死死的握着林梅香的手。

“大嫂,我回来了,这么多年了。大嫂,小涵住在什么地方,我想见她。”林梅香四十几岁的年纪,整个人看起来却只有三十多些。

林母听她提起林涵,眼泪更是狠狠抹了抹,“这孩子嫁了人,和我们也不亲近了,我这些日子一直想着她,可见她一面都难,过段日子她就要举行婚礼了,你终于可以看着她出嫁了。”

林梅香听得热泪盈眶,满眼都是自己离开时,女儿那可爱的模样,这么多年了,她简直思念的快疯了。

可是比起对女儿的思念,她更思念的是她的丈夫,他是不是已经重新娶妻生子。

每每一想,她就特别的心痛。

然而当她见到女儿的那一刻,才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恍若隔世,丈夫的用心良苦,自己因为报复对女儿的伤害。

丈夫的墓碑前,林梅香已经再没脸去请求女儿的原谅,更不想再提让她帮林家的话。

山风凛冽,她就那么眼眶沁泪的看着那张年轻的脸庞。

“唯涵,妈妈对不起你。”

本以为会转身而去的人,却轻声开口,“我要结婚了,妈妈。”

听到久违的称呼,林梅香痛哭的将林涵抱紧。

林涵结婚那天,也是林乐结婚的日子。

不同于林涵的婚礼豪华大气,宾客满座,不同于林涵的婚礼一家团圆,满满祝福。

林乐为了挽救家业,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坐在喜车,向她的目的地而去,她未来的丈夫家财万贯,年近五十,她用她的狠毒,给自己挖了一个一辈子也跳不出来的坑。

安雅生孩子的日子提前,这让先一步住到医院的林涵又惊又喜。

“这两孩子指不定谁会先出生。”

安雅对她的惊喜猜测表示无语。

“你家儿子的名字起好了吗?”安雅问她。

林涵一提起这个,立刻眼珠子都瞪圆了,她手抚着自己的肚子,说道:“起了好几个。”紧接着说了一连串的名字,还问安雅,哪个名字好。

安雅说道:“听着都不错。”

林涵美滋滋的又将名字念了一遍,念完说道:“我这两天再想想,也不着急。你家闺女的名字,你们夫妻俩想好了吗?”

安雅满脸温柔的抚着自己的肚子,“我闺女的名字好起,我和我老公商量好了,就叫慕雅。”

“慕雅?”

“是啊,我老公的姓,我的名字中的一个,她是我们爱情的结晶。”

林涵听着就感动,正感动着,突然觉得自己肚子一阵阵痛。

“要生了,要生了。”她捂着自己的肚子叫道。

安雅急着按铃叫护士。

这功夫儿,安雅自己的肚子也痛了起来。

林涵也不顾自己肚子痛了,对着安雅说道:“我儿子一定得先生下来,我叫了慕北廷那么多年的大哥,现在不能让我儿子再叫他女儿一辈子姐姐。”

安雅:“……”

不过很快,林涵就不担心了,安雅她刚才是因为她一时着急,所以肚子才疼。

等林涵将自家儿子生了之后回到病房,安雅急着让人把孩子抱过来好好瞧瞧。

林涵睡醒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转头对安雅说,“生孩子那功夫儿我想了一个好名字。”

安雅问她,“你还有那精神去想名字?”

林涵点头,“我是吓得,只能先转移注意力,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把孩子生下来了。”

安雅,“……”她也是真的服了她了。

“我就按着你取名字的方式取得,就叫赵涵。”

“不会是你那个涵字吧。”

林涵笑了声,“是我那个涵字,取我的名字,不是这个涵是哪个涵。”

安雅落了一头冷汗。

“涵这个字,是有内涵的意思,听起来就是谦谦君子,知识渊博。”

安雅听她这么说,也觉得不错,问她,“你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林涵这边眼珠子转了转,看了看自家儿子的小脸,“再加个字。赵厉涵。”

林涵总算起好了自己孩子的名字。

安雅生孩子是在半个月后的下午,女儿出生的很顺利,不过医生告诉慕北廷,安雅的身体状况,这辈子最好只要一个孩子。

于是慕雅的童年没有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只有三个堂弟堂妹,当然,还有一个表哥,她平日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当表哥的小尾巴。

唔,她喜欢给人家当妹妹被人家宠着,才不喜欢给别人当大姐姐,喂,那几个跟在她后面的小尾巴,能不能不要再跟着她。尤其是那个她要叫叔的那个小屁孩,我可没有小姨那么好的耐心,你别再拽我的头发啊,我要告诉四爷爷去。

……君子聚义堂闪婚情深,总裁好霸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0 大福小说(www.daifuji.com.cn)
温馨提示:大福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大福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

国元证券:芒果超媒体(300413.SZ)获准定增,助力内容生产提升平台技术能力,维持“买入”评级网宿科技卢世标:云网深度融合后,行业应共同构建零信任生态潜力股男人 怎么让自己成为潜力股男人?MX4 Pro 魅族mx4pro的缺点iOS 9 苹果手机ios 9版本有哪些601866中海集运 股票中海集运多伦股份 今年上市的公司有哪些Brothers _aremybrothers发展瓶颈 如何解决发展瓶颈海底捞火锅 海底捞火锅固体废物 固体废物的分类有哪些?如何成为基金经理 成为基金经理需要具备哪些条件?